画境七里湾-ag真人官方

当前位置: ag真人官方首页 庐陵悦读> 白鹭洲> >正文
画境七里湾
2021-12-17 09:35 来源:

七里湾云海 李小明 摄

七里湾含着赣江的金汤匙长大,她是乌江河的小棉袄。

和许多河流一样,乌江河也在渴望拥抱大海,她坚信自己丰富完整的履历足以匹配这份梦想。比如她发源雩山山脉,虽非系出名门,但她收藏了一个有欧阳修的大宋朝代,比如她虽流程不长(乐安、永丰、吉水三县),肌肤里却伸延着董敦逸、刘绎等状元文脉。

但她知道自己身子骨弱,续动力不强,凭一己之力难以行稳致远。因此,她需要千里赣江来搭把手,成全她奔涌的夙愿。她相信赣江是见过大世面的,星汉灿烂又勤奋宽博,把自己的未来托付给一个温暖的名字,乌江河一路欢歌。

七里湾无疑就是这伟大理想的一张名片。

我喜欢念七里湾的名字,七里和湾之间语气稍微停顿时,一个绝色女子就映入眼帘。如果把七里湾悬挂起来,她身材高挑又婀娜曼妙的样子令人心醉。周身泛着乌江河母性的光辉,内敛清淑,拂袖回眸时又落落大方,她明显在吸引我的注意力,让我对她无可挑剔。但我更愿她平流于青山白云间,然后在万千轻波更深处漫溯,像风一样温柔地吹撩她的裙摆,一层又一层地洒落满河清辉。

黎明,常在七里湾的晨妆里唤醒这座城市。人们喜欢推窗开门,让自己未醒的梦随着七里湾荡漾起来,美好的梦想都是迂回成湾的河流,七里湾给了这座城市恰如其分的解释。

阳光初起,微风簇浪,七里湾轻雾挽纱。这番景致,让我想象她是这水光潋滟间的洛神宓妃。她的闺阁有巽峰卓笔,挥毫着墨间,都是唐宋风流,明清气象;她的画屏仙女排架,当年徐霞客的一叶扁舟,成就了后无来者的江右游日记。

置身于这样的场景,我似乎听到“隔河两都堂”在穿越时空:官至右都御史的熊概与东林党领袖的邹元标,他们在这里衣冠博带把酒酹江,成为士林美谈,醉红了七里湾的脸颊。

溪山村,七里湾一枚婉约的徽章。不同的时间来,我发现它的姿态是不一样的,七里湾水的色光,水的纹理,给了溪山村太多的变化。溪山村的芦苇、丹枫红柿以及不知名的杂花野草构成七里湾的副词与形容词。

风,淡淡的,甜甜的,沾得哪里都是。写意的屋舍,随遇而安的家畜,七里湾在这里留下了时间,溪山有了七里湾,便有了经络与气质,它是七里湾另一版的曲水流觞。这里的水是免费的,景是自然的,一丝丝的风是七里湾馈赠的,但我又感觉它们弥足珍贵,我得慢慢消受。

我听村民说,由于过去没有桥,溪山村出行都得舟渡七里湾。特别是“水上迎亲”,哪家女儿出嫁时候,男方就划着船来。船上唢呐锣鼓喜庆的吹打洒落整个江湾,水波荡漾的,还有岸上围观的乡亲,七里湾一片绯红。我在想像当年的七里湾,是不是藏着太多的故事,渡着太多的百年好合?

溪山村倒映在七里湾,水边有细软柔净的沙滩,沙滩上有裸露雄健上身洗澡的男人以及挽袖折裤的女子。女人在水面弄出一圈圈的涟漪,男人们喜欢远远望去,在这些涟漪里沉迷。我想做一回这样的痴人,不知七里湾会不会笑话我。

七里湾抱着溪山村,藏着许多秘籍。

我在秘籍里解读不了自己。

有几只鸟从一片树林里飞出,叫声碎落了一河。水的绸立时起伏起来,几条鱼摆着尾跳跃不已。这是谭埠村,它贴在七里湾的心房处,我听见了它洁净的心跳。

这是七里湾最宽阔的地方,水面镜磨的时候,我怀疑蓝天白云只是这里的复印。七里湾是谭埠村享受不尽的福利。在外来的客人中,还有如白鹭等栖息的鸟,它们喜欢来这里恋爱,生子,喜欢在这里翻羽飞腾,善于调整最好的音域筹办一场场演唱会,将自己变为流量歌手。

然而窜水飞波的野鸭我却发现它们与众不同。它们队列整齐,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它们体态俊美形容雄赳,像是水寨中艨冲斗舰的将士。它们在水面上如履平地,像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或者在打扫硝烟四起、干戈寥落的古战场。

谭埠村出了一个名人叫“谭绍”,他官至骑都尉,后携家人回居于此,他是东吴时孙权的妻姐夫。谭埠村有了皇亲国戚的血统,有了横槊沧浪的兵甲之威。

有没有一种可能,谭绍官隐乡梓后,在这里组建一支完整的水军操练?要知道相隔这里不远的峡江巴丘,风度翩翩的周瑜在那里练兵治军以图霸业,孙权、周瑜、谭绍,给人太多迷幻。如果这种可能成立,七里湾的谭埠村,还有谭绍寿寝之后的三碗斋墓,我感到有另一条河流在穿越。这条河流收藏着雄踞江南的吴宫幽径,一位骑都尉轻骑飞浪,大雪弓刀而又折戟沉沙。

七里湾,谭埠村,巴丘练兵场,时空转换中,是一条河流与另一条河流交织演变出刀光剑影与金戈铁马的荣辱兴衰。

我突然意识到,这条志在千里的乌江河,原来早就有吴楚长江的风雨,东临大海的帝胄气象!

国远是七里湾上游渔梁村的后裔,他对我介绍时,总是强调村名是“渔”而非“鱼”,并且用先人在七里湾设渔梁(捕鱼的器具)而取鱼的典故来正名。他说得头头是道,渔梁村、渔梁桥、渔梁铺、渔梁滩等等热词扑面而来,

有人在渔梁村七里湾边垂钓,江湾风吹,间或有雨下来,沾衣欲湿,渔梁村有一种水墨氤氲的气息。这气息经过我,深长地吸入,浅短地吐出,我闻到了七里湾舒缓与润泽,清新与透彻的芬芳。

渔梁村临江处,古樟虬劲,尚书第宗祠气势磅礴,里面安放着一个叫廖庄的族牌。

廖庄一生清廉,他少年天纵,仕途多舛,他是明朝天空中一只飞翔的雨燕,一只高傲飞翔的雨燕。

这位“劲节孤忠,足以震一世”的忠节重臣,用其一生践行着廖氏图腾精神。他是文天祥的忠实粉丝,以“留得孤忠百世传”为人生快意。在明朝皇权动荡宫廷刀光剑影中,廖庄以雨燕的姿态穿过血雨腥风,羽坚如簇,赢得生前身后名。

廖庄一生伴随着明朝的风雨飘摇名位起落,但他没有折羽断翅,没有改变自己奔跑的方向。他的表字是“安止”,号东山居士,可是他一生都未安于现状,止于苟且,退隐于野。他是折钢不屈的战士。他的灵魂以及他飞翔的操守,给在乌云和大海之间的明朝,注入了一股清流,这清流蜿蜒曲折,看似柔弱却热浪腾腾。

读着他的《自赞》:“身不甚长,貌亦鄙野。居仁未能,守义不舍。其荣也,迁大理寺之卿,其辱也,受西角门之打。然忠心实在乎朝廷,故虚名遂闻于天下。”,不知不觉,我泪奔江涌。

七里湾,在等待一个人,一只伤痕累累却又健羽冲天的雨燕。在某一天某一个时辰来临,它渴望承载起这样的流淌,踏遍千山万水阅尽人间,梦想的蓓蕾在怒涛卷霜雪的大海上璀璨星河!

七里湾,我在画境中成了另一条河流。

文/江枫

责任编辑:刘臣

井冈山报社主办 井冈山报社真人ag的版权所有 本网法律顾问:江西吉泰律师事务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赣icp备19004936号-1

真人ag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90006

关于真人ag 联系ag真人官方 广告服务
分享到: